近期有人冒充我公司網站進行非法活動(以郵遞合同、電話、貨到付款等未見面方式詐騙)特告知大家注意本公司的唯一官方網站為www.pldnrw.live,如有疑問請咨詢010-65183090 65184660 15901112986 鄭重提示:凡與我公司有關的任何業務,如果不是在公司本部簽署,未經總公司確認,均有不法分子詐騙的可能,本公司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敬請廣大藏友提高警惕,避免網上匯款轉賬,造成財物損失。總公司核實電話:65184660
 

古瓷鑒定 殊途同歸——關于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的構想

    作 者 : 錢 冶來源:中國文物信息網
    2002年6月4—5日,中國高等科學技術中心在北京召開了“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研討會”。會議由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李家治教授和上海博物館汪慶正教授擔任執行主席,由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王昌燧教授負責學術組織。參加會議的除著名古陶瓷鑒定專家和陶瓷科技考古專家外,還有一些關心我國文物事業的院士以及有關部門的領導。著名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李政道教授,多年來一直十分關注現代科學技術應用于文物鑒定及建立文物科學鑒定運行體系等項工作。因此,李政道教授也于百忙之中親臨會場,并做了主題發言。會上,專家們介紹了近年來古陶瓷研究的新成果,并就建立中國古陶科技鑒定中心的可行性和有關事宜,及如何促進科技界與文博界的交流、合作等話題進行了熱烈討論。
     此次研討會所涉及的古陶無損傷科學鑒定、鑒定體系的建立、運作、監管、法律依據等內容,探討得均較深入,其必將在文博界、科技界產生深遠影響。現就此次研討會綜述如下:

一、對古陶瓷科技鑒定的共識

    我國古陶瓷源遠流長,不僅種類繁多、風格各異,而且工藝精湛,文化、科技內涵豐富。因此,它有著極高價值。正因如此,一些不法者在瘋狂盜掘、走私古陶瓷的同時,還大量仿制歷代名瓷、燒制偽贗品。由于不法者在仿制過程中借用高科技手段,使一些高仿偽贗品幾乎達到了亂真的程度。對此,如何準確地、無損傷地鑒別它們是仿制品、出土品、傳世品,以維護國家和個人利益,打擊不法行為,已迫在眉睫。

    已往,傳統的陶瓷鑒定方法,多是通過眼觀、手摸、耳聽等感官手段,從陶瓷器的紋飾、器型、釉色、胎體、款識等方面來鑒別、判斷,而若對古陶瓷的色釉、胎體成分進行分析,對其燒成溫度、燒制氛圍進行測試,大都會對古陶瓷器物造成損傷。面對近年來出現的一些高仿瓷,傳統的陶瓷鑒定方法顯然已力不從心了。再者,傳統鑒定方法,無法確定胎、釉成分;對器形、釉彩,甚至紋飾的敘述均無量化標準。從這幾方面看,建立科學的古陶瓷鑒定體系已勢在必行。這是與會者的共識。

    正如著名陶瓷鑒定家耿寶昌先生在研討時所言:現在有些造假者,手中有標本,甚至整器,做起假來很可亂真。如果不依靠先進的科技手段去檢測,則很難識別他們。俗話說:人無完人,金無足赤。古陶瓷鑒定必須跟上時代發展的要求,傳統的“目鑒”方法與“科鑒”方法相結合,才是解決問題的最終辦法。

    汪慶正先生對此也深有感觸,他以自己的親自經歷,來告誡大家,在文物鑒定上,誰要是說“百分之百地正確,永遠不會出差錯,那是吹牛!”在古陶瓷鑒定上更是如此,“我們有前車之鑒呀!”尤其是現在,如果不使傳統的鑒定方法與科技手段相結合,不建立起古陶科技鑒定體系來,那么,“弘揚祖國陶瓷文化,就有可能成為一句空話,大話。”

然而,目前我國古陶瓷無損科技鑒定的發展狀況如何呢?對此,王昌燧與李家治教授做了較詳細、系統的介紹。

    二、古陶瓷科技鑒定的現狀

    目前,國內古陶瓷無損傷鑒定,主要是對陶瓷胎、釉成分、燒成溫度、燒制時間、顯微結構等方面進行測定、分析,其主要采用同步輻射X熒光、PIXE和X熒光、熱釋光、XRF定量分析等方法。而這些方法的使用,是需要標本數據庫及一整套先進設備支持的。所以,此項工作多集中于科研院校,主要有以下幾處:

    1)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已建立約含有2000個標本的數據庫。其中景德鎮瓷器胎、釉的主、次、微量元素數據比較多,可以作為鑒定景德鎮瓷器的初步依據。現仍在收集相關標本進行測試。

    另外,該數據庫中還積累了相當數量的越窯青釉瓷和南宋官窯瓷的數據,同樣可作為初步鑒定的依據。與此同時,他們采用陶瓷燒制工藝制備了一套陶瓷專用標準參考物,這套標準參考物的主次量元素與一般瓷器的實際情況相符,其微量元素的種類和含量也基本滿足了中國古陶瓷測試的需要。各種檢測表明,其所含各種元素的分布十分均勻,標準參考物質也接近瓷器標準,這就為XRF的定量分析和中國古陶瓷的科技鑒定提供了基本保證。

    2)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于20世紀90年代初開展文物產地及其礦料來源的研究。最初,幾乎所有的工作都與探索文化交流相關,其研究對象也主要是古陶器。值得一提的是,根據賈湖遺址出土古陶和有關粘土的分析,發現當時是以家庭為單位進行陶器制作的。應該說,利用古陶產地分析的信息來探索古代社會的經濟結構,這在國際上還是第一次。近兩年來,由于和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合作,在李家治教授的指導和支持下,業已開展了汝瓷微結構和景德鎮官窯青花瓷器的研究。從某種意義上講,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科技史與科技考古系完全具備了開展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的研究基礎。

    3)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建立了實驗參數可控的專用裝置,對無損測試的實驗參數進行了分析探索,以便確定最佳實驗條件,并將XRF和SRXRF等無損方法和INAA等有損方法,通過對相同古瓷樣品的測試,進行了初步的對比研究,旨在確立不同方法間測試數據的轉換關系。此外,他們也開展了古陶瓷標準參考物質的研究工作。

    4)陜西科技大學(原西北輕工業學院)于90年代初期即初步建成“中國古陶瓷胎釉化學組成數據庫”,隨后又與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合作對其進行了完善和補充。與此同時他們利用XRF測定了耀州窯出土的歷代瓷片和陜西漢陽陵出土的陶俑的微量元素組成,通過多元統計分析對不同類古陶瓷的微量元素特征及判別函數進行了研究,為古陶瓷的斷代斷源提供了科學依據。

    在考古工作者的支持下,通過對耀州窯、長沙窯、磁州窯以及越窯等窯口不同時期逾千種典型器物的復原圖進行的掃描或數字照相——數字化——建庫工作,初步建立了中國古陶瓷器型結構數據庫,并利用多元統計分析方法對耀州窯出土的碗與缽的器型結構參數進行處理,分別研究了它們的演變規律,并得到了依據器型結構參數進行輔助斷代的判別函數。

    5)復旦大學現代物理研究所利用PIXE方法開展了中國古陶瓷、古玉器和古代書畫印章的分析和鑒定工作,業已積累了相當規模的數據庫和豐富的經驗。

    三、傳統鑒定方法與科技鑒定方法的關系

    傳統鑒定方法與科技鑒定方法如何結合而建立起科學的鑒定體系來,這是與會者普遍關注的話題。

    對這一問題的看法,與會專家們分歧較大。科技界的專家學者大多認為,隨著技術手段的不斷進步,標本數據庫的不斷豐富、完善,科技鑒定方法必將居于主導地位,是鑒定結論的最終給出者;而傳統鑒定方法,將逐步成為科技鑒定體系中的一個基礎步驟,一項前期工作。對此,文博界的專家則認為,科技鑒定方法不可能獨立于傳統鑒定方法之外,只能是科學鑒定體系中的一個輔助手段,一種補充。

    傳統鑒定方法與科技鑒定方法兩者關系到底如何?不解決好兩者關系,建立古陶瓷科學鑒定體系就無從談起。

就兩者關系問題,汪慶正先生的論述在與會者中產生了共鳴。汪先生認為:兩者不可偏廢。過去傳統鑒定方法主要是靠眼光、憑手摸、靠古代文獻資料、靠新出土的一些實物傍證。而現在,情況大家也都知道了,一定要靠自然科學的測定。但是單純自然科學測定是不可取的,因為標本的取舍要靠人文科學、靠考古發掘來決定。自然科學手段只能是補充,不能獨立,對書畫也好,陶瓷也好,“獨立”是行不通的。所謂鑒定,不僅僅是斷真偽。都是真的,還要鑒定它是好的,還是一般的,是精還是粗,這都是鑒定,離開人文科學就不行。但僅憑地層關系、靠眼看、手摸、翻資料、搞排比,依然解決不了問題時,就非得需要自然科學測定手段不可。鑒定需幾個方面工作:一是掌握歷史上已經有的資料;二是要有新考古發掘的資料,如窯址的新考古發現等情況;三是傳世品的排比、分類;四是自然科學手段的測定;五是進行摸擬實驗。這五項工作做好了,才能完成鑒定工作,如此兩者的關系才能明確,且非得結合起來不可!

    四、古陶瓷科技鑒定所面臨的問題

    無論如何,古陶瓷無損科技鑒定仍處于起步階段,許多地方還有待完善,有待提高。正如王昌燧教授所說,要保證古陶瓷科技鑒定的可靠性、精確性,還應做好8項基礎工作:

    1)所收集的陶瓷標本應選自遺址或窯址明確、地層可靠的考古發掘陶瓷殘片,特殊情況,也可選用檔案記錄準確或帶有紀年的傳世品;

    2)每種陶瓷殘片標本或整器的數量不得少于10件。當然所收集標本的數量越多,所得結果就越接近真實;

    3)標本的化學組成數據應盡可能多地包括主量、次量和微量元素的種類和含量;

    4)應盡可能全面地掌握標本的工藝信息,如原料來源和處理情況,燒成方法和燒成溫度以及其他工藝內容;

    5)無損檢測化學組成時,需要一套元素種類和含量覆蓋面廣且分布均勻的中國古陶瓷測試專用標準參考物。所謂專用,不僅要求其元素組成和含量與中國古陶瓷盡可能接近,而且需經燒制而成;

    6)必須建立容量大、操作性和通用性強的“中國古陶瓷物理、化學基礎數據庫”;

    7)對所得數據可使用多元統計分析各種方法以及其他方法運算和處理以求得最合理、最接近真實的結果;

    8)將所得規律結合其具體燒制工藝進行演繹和歸納,以獲得客觀的、經得起檢驗的結論,甚至提出有指導意義的理論。

    即便如此,仍有專家認為,建立標本數據庫,取樣數量要求過低,勢必影響鑒定的準確程度。同時,就目前情況看,要建立起系統的完備的標本數據庫,是有相當難度的。這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從年代上、窯口上,取得完整的樣本十分困難;二是從現有的有限標本中所取得的數據,是否能發現規律性的東西。如,目前已知的南方的瓷器含鈣量低,北方的瓷器含鈣量高(南方瓷器含鐵量稍高),這就是為什么南方瓷器在還原氛圍內燒制時泛青色,北方瓷器在氧化氛圍內泛黃。對此,從現有標本中能否得到泛青、泛黃的數據,從而發現其中規律。

    再有,如果考古發掘所得的結論有誤,那么數據庫的數據就難以保證了。對此,有無修正、克服的手段呢?還有,俗話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不法者利用已取得的數據資料來進行仿制,那將如何鑒別呢?這些還都只是就技術環節方面而言的。

就整體狀況而言,以李家治、王昌燧教授為代表的專家們認為,尚有三大問題需認真解決:

    一、文物考古方面的專家學者與科技專家、學者先天不足的問題,即文物考古專業人員缺少科技基礎,而科技人員缺少文物考古知識。從根本上解決這一問題的辦法就是培養出既懂文物考古又懂科學技術的專門人才,只有如此,科技鑒定才能健康發展。但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二、在新技術的應用方面,與國際上還有一定差距。如美國史密森國立博物院和芝加哥精美藝術博物館都有這樣一間XRF實驗室,無論待分析文物的體積有多大,只要能搬進該實驗室內,都可以對待測文物的任何部位進行非破壞測試。又如日本原子力研究所采用瞬發中子活化方法,對文物進行了無損測試。雖然我們尚未了解具體細節,但應該看到這一方法具有一定的長處,或許在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方面也能起到特殊的作用。

    然而,僅對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而言,測試手段應不存在太多的障礙,需要認真考慮的是分析軟件。目前,國內外大多采用SPSS軟件包。除判別分析外,其它多元統計分析軟件的使用效果還比較理想。但我們不能不看到,該軟件包是通用性的,并非為中國古陶瓷測試數據專門編制的。原則上講,這里還應有很多工作要做。盡管陜西科技大學羅宏杰教授等已為中國古陶瓷分析編制了主因子分析的專門軟件,經實際使用效果甚好。但此項工作還需有條件的單位進一步開發中國古陶瓷多元統計分析專用軟件,使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的工作更加完善。

    三、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具有明顯的商業運作性質,從這一點講,開展國際交流合作有一定困難,然而我們完全可以點帶面,如加強和香港地區高校、研究機構和拍賣行的合作。香港城市大學物理及材料科學系的梁寶鎏博士作了大量的工作,有力地推動了大陸學者和香港同行的交流。香港的文物市場在國際上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倘若時機成熟,我們和香港的有關單位合作,在香港設立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中心,無疑能產生更大的國際影響。但此項工作需多部門協作、支持。

    五、對古陶瓷科學鑒定體系建立的設想

在研討時,有的與會人員曾抱怨,已往由博物館或考古所向科研單位提供瓷片標本,結果,數據一取得,數據庫一建立,標本提供者卻不能分享成果,甚至連標本也要不回來了。如果是這種結合、建構,怕是沒有長景。這雖是牢騷,但反映出,在商品經濟條件下,對古陶瓷科學鑒定體系建立后,如何運作及向社會提供服務時,權利與義務有無法律監督與保護等問題的思考。

    其實,對這一系列問題,一些與會專家已表現出了高瞻遠矚的膽識。在資源有償、成果共享的基礎上,體系的建構與運作,專家們已有了初步的設想。

    中科院高能所沙因教授認為:既然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模式,原則上是采用從已知探未知的方法,所要解決的是斷源、斷代和辨偽問題。因此,鑒定體系的建立,首先就應解決鑒定資格認定問題、鑒定方法的選用問題、鑒定授權問題,要做到“有證鑒定”、“持證上崗”;二是要區分鑒定與檢測,鑒定要有明確結論,并受法律監督、保護;三、鑒定的科技方法要有可重復性、再現性,一致性,并有相當強的抗假能力;四、要明確鑒定的有償性與服務性,既要面向社會大眾,更要為文博界提供科技鑒定保證;  五、對鑒定物的資格要嚴格認定,委托者要證明鑒定物的合法性,受托者要核實委托者“真實身份”;六、建立聯合鑒定機制。

    關于建立聯合鑒定機制,王昌燧教授提出了一個思路。首先他認為,國家文物部門的領導,是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順利開展的保證。

    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是一個政策性很強的工作,只有在國家文物局的統一領導和指導下,方能具有合法性和權威性,國家文物局的統一領導和指導,可參照國家重點實驗室或部門重點實驗室的模式,建立國家級或部門所屬的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中心。

    但需要指出的是,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中心與重點實驗室在機制上有著明顯的差異,即前者具有商業操作性質,而后者為研究或開發機構。我們希望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中心能盡量淡化商業性質,即其人員配置、財務管理都基本參照重點實驗室的管理機制,其鑒定盈利主要應投入到與文物鑒定相關的科研中去。

    二、多學科協作,是中國古陶瓷鑒定的必由之路。

    古陶瓷鑒定專家淵博的知識、豐富的經驗、深邃的鑒別能力以及嚴謹的治學精神,對中國古陶瓷的鑒定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是不能替代的。但陶瓷的科技鑒定工作則是以科學的數據來證實,使之更為準確,與文物考古鑒定專家的鑒定相輔相成,更能去偽存真。

    開展多學科協作,首先要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其次則要求相互間有基本的了解,創立多學科協作的操作平臺。

    三、鑒定中心的人員組成和運行機制,應有保障。

    中心將在中國科學院和國家文物局的領導和指導下開展工作。中心的設備可由中國科學院資助配置,中心的人員應包括陶瓷鑒定專家和陶瓷科技專家。中心運行之初,固定人員主要為陶瓷科技專家等,而陶瓷鑒定專家為聘任客座專家。這時的鑒定可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中心已具備了鑒定基礎的普通文物,可作為中心的常規科技鑒定工作;另一類是珍貴古陶瓷或科技鑒定把握不大的古陶瓷,這就需要邀請有關陶瓷鑒定專家合作鑒定,經分析討論,如能給出明確結論,則根據規定付給陶瓷鑒定專家合理報酬,如仍不能給出明確鑒定結論,則由中心承擔陶瓷鑒定專家的交通費和勞務費等。等到中心運行正常,并已有一定的經濟實力時,則可聘任一、二位年輕的、有相當經驗的陶瓷鑒定專家作為固定人員,而大多數陶瓷鑒定名家仍為客座專家或顧問。中心將按實際情況定期付給客座專家顧問費。而對于珍貴古陶瓷等的鑒定,仍按上述方案操作。

    中心提供的鑒定意見分兩種:一種是正式的鑒定書,中心將對這一種鑒定承擔法律責任;一種是普通分析意見,因種種原因,無法給出準確鑒定結論時,可提供普通分析意見,僅供參考,中心不對這一類鑒定承擔任何責任。

中心的鑒定盈利主要用于設備添置和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數據庫和有關課題的研究。此外,中心應給予中國科學院合理的經濟回報。
    六、結 語

    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是歷史賦予我們的重任。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這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長期艱苦而細致的努力,方能逐步完成。同時,我們要明確,從自然科學角度講,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的研究思路業已成熟,一些名瓷,如景德鎮元明清官窯青花瓷器、越窯青瓷和南宋官窯瓷器等,已經具備了科技鑒定的基礎,若與文物鑒定專家通力合作,完全可以開展具體的鑒定工作。

    需要強調的是,雖然中國古陶瓷科技鑒定是一個系統工程,大多數名瓷至今尚不具備科技鑒定的基本條件。但對任何一種名瓷而言,其科技鑒定的研究程序是相同的,研究思路是成熟的、可靠的,即都要經過標本收集、測試分析、數據處理和演繹歸納等四個階段。只要統籌兼顧,有計劃、有組織地開展工作,總是能逐步完成這一系統工程的。

【 關閉窗口 】

 
公司熱線:010-65183090 6518466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北京市長安街恒基中心辦公樓二座4樓401室(長安街與北京火車站交口處 地鐵一號線建國門站下車)點擊進入>>>>>>


北单赔率为什么高